移动版

陆克平败局:阳光集团负债破百亿 资本帝国只余江苏阳光

发布时间:2020-05-26 19:13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76岁的“毛纺巨子”陆克平迎来资本市场终局。证监会官网最新发布对陆克平的市场禁入决定书,因陆克平在四环生物(维权)的违法活动,对其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另一方面,陆克平产业版图再现收缩迹象。新京报记者自工商资料获悉,阳光控股退出了南京有线电厂有限公司,陆克平曾担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

陆克平为阳光集团及阳光控股的创始人。以纺织起家的他,在资本市场曾一度持有3家A股上市公司。近年来,陆克平搭建的资本帝国风波不断,海润光伏与阳生生物已退市,四环生物案中陆克平自己则被处以市场禁入。

江苏阳光(600220)或成陆克平在资本市场的最后一隅,而其业绩大幅下滑。阳光集团层面,其所持江苏阳光股权已接近全数质押,负债已突破百亿规模。

退出南京有线电厂

南京有线电厂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其于4月30日发生投资人变更,原股东江苏阳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江苏阳光紫金投资有限公司退出,目前南京有线电厂股东为南京新工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与无锡宁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陆克平亦不再担任南京有线电厂法定代表人。

据工商资料,阳光控股原对南京有线电厂持股比例为27.92%。

至于另一原持股18.61%的退出股东江苏阳光紫金投资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其已于5月21日更名为南京振荣商贸有限公司,全资股东为江阴金瑞织染有限公司(下称“金瑞织染”)。金瑞织染为台港澳法人独资,股东为依时有限公司。

江苏阳光2011年至2014年四年间的年报均显示,金瑞织染持有江苏阳光4800万股股票,持股比例为2.69%,在2011年与2012年年报中为上市公司第三大股东,在2013年与2014年年报中为上市公司第六大股东。2011年之前与2014年之后,金瑞织染未再出现在江苏阳光前十名股东中。

江苏阳光在2012年8月出具的一份澄清公告中曾表示,阳光集团、阳光股份与金瑞织染无任何关联关系。

阳光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此前曾与金瑞织染有所关联。

据阳生生物公告,其先后于2018年12月、2019年3月和2019年8月将闲置资金通过江苏江阴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向金瑞织染提供贷款,金额合计1.05亿元,每次贷款年利率均为6.5%,期限为一年。

阳生生物表示,金瑞织染与公司不存在关联关系,委托贷款不涉及关联交易。

至于南京有线电厂,南京市国资委2月21日曾发布一则股权转让信息,计划转让南京新工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有的南京有线电厂的5.05%也即全部股权。

转让信息显示,南京有线电厂有限公司成立于1993年,目前股权结构为无锡宁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持股48.42%、南京新工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股5.05%、其他股东合计持股46.53%。截至2018年末,公司资产总额 35843万元,净资产28251万元。

曾减持套现海润光伏,创始人败走资本市场

退出南京有线电厂的阳光集团实力雄厚,其创始于1986年,涉足毛纺、服装、生物医药、医疗器械、生态农林、房地产、金属制品等产业,创始人为人称“毛纺巨子”的陆克平。

股权结构上,阳光集团由江苏阳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阳光控股”)全资持有。阳光控股据江苏阳光4月末公告披露,由三名自然人持有,其中陆克平持股64.29%,陈丽芬持股32.71%,李晓波持股3%。

其中,陆克平为阳光集团创始人、江苏阳光实际控制人。陈丽芬为江苏阳光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与阳光集团等为一致行动人,共同作为江苏阳光控股股东。

被称为“毛纺巨子”的陆克平创业起于毛纺行业,阳光集团的前身江阴精毛纺厂于1986年成立。陆克平在十数年前接受人民网《大地》采访时表示,“当时就是国家给我们一点政策,我们就敢于负债经营”。

有声音曾评价,陆克平的资本市场历程为起于江苏阳光,兴于海润光伏,终于四环生物。

1999年,江苏阳光在上交所上市,成为阳光系首家上市公司。江苏阳光2020年一季报显示,控股股东阳光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陈丽芬、郁琴芬、孙宁玲合计持有上市公司31.52%股权。按江苏阳光目前45亿元左右的市值计算,阳光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股份价值约为14亿元,其中持股9.98%的阳光集团所持股份价值约4.5亿元。

阳光系的第二家上市公司为海润光伏。2012年,阳光旗下全资子公司紫金电子作为第一大股东的海润光伏借壳ST申龙完成重组上市。数年前,同在江苏的另一光伏企业尚德曾诞生了民企赴美上市的造富神话。

然而,海润光伏上市之后在2011年至2013年均未完成业绩承诺。令市场哗然的是,2015年1月23日,海润光伏预披露“10转20”方案,借助高送转预案公布前的股价一波大涨,三大股东集体减持逾15亿元。高送转预案公布7天后,海润光伏发布巨亏8亿元预告。

2015年2月,证监会对海润光伏进行立案调查。2016年5月,证监会发布纪律处分决定书,对包括紫金电子在内的海润光伏股东、董监高等做出纪律处分,紫金电子被通报批评。

尽管风波不断,陆克平的资本扩张未有停止迹象。

2015年年末,阳光集团旗下生物医药板块的阳生生物在新三板挂牌,阳光控股持股30%为第一大股东。但四年后阳生生物即终止挂牌,称系因自身经营发展以及战略发展规划需要。

而在阳生生物终止挂牌的数日前,其控股股东阳光控股被采取自律监管措施。

据公告,阳生生物曾于2017年12月及2018年3月通过江阴农商行分别向江苏阳光服饰有限公司提供贷款5500万元、3000万元。2018年8月,阳生生物控股股东阳光控股的子公司阳光集团收购阳光服饰100%股权并完成工商变更手续,收购后,阳光服饰成为阳生生物控股股东控制的其他公司,存续的委托贷款构成资金占用,占阳生生物2017年经审计的净资产66.21%。

全国股转公司在决定文书中表示,针对上述违规行为,控股股东阳光控股未能勤勉尽责,违反了《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业务规则(试行)》第1.4条、第4.1.4条的规定,对上述违规行为负有责任。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公司决定对阳光控股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自律监管措施。

陆克平甚至隐蔽操作上市公司。

今年4月27日,四环生物公告,公司及相关当事人收到中国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市场禁入决定书》及《结案通知书》。经查明,陆克平不晚于2014年5月23日成为四环生物实际控制人,且其在2014年5月23日至2018年4月11日期间实际控制四环生物。

这一情况与四环生物公告披露的全然矛盾。四环生物2014年至2018年期间年报均显示,上市公司无实际控制人。

实际控制四环生物近四年,陆克平如何做到的?

证监会查明,陆克平实际控制陆宇等13个证券账户、2个权益工具与陆克平一致行动人赵红、华樱、倪利锋、何斌四人账户共计19个账户(下称涉案账户组)。涉案期间,涉案账户组继续交易四环生物股票,使陆克平控制的四环生物表决权不断扩大,具体交易情况为2014年2月20日起买入四环生物股票,2014年2月21日持股数量占四环生物总股本的5%,2016年6月20日持股数量占四环生物总股本的30%,截至2018年4月11日,持股数量占四环生物总股本的39.42%。

陆克平申辩称,其知悉四环生物经营信息来源于其配偶、前十大股东之一的郁某芬,不应因其知悉四环生物经营信息推断其为实际控制人;其是为公司利益从事涉案行为,最终投资亏损近10亿元,且积极配合调查,其并无违法的故意,主观恶性轻。

对陆克平的意见,证监会不予采纳。证监会认为,陆克平自2014年开始增持四环生物股票,达5%时及增持过程中每增加5%时未依法公告、报告,且存在限制交易期内违法买卖股票的行为,并指使四环生物从事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其违法行为持续时间长,手段特别恶劣,涉案数额特别巨大,严重扰乱市场秩序并造成严重社会影响。

依据相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陆克平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负债突破百亿

被采取终身市场禁入的陆克平,手中只剩下了最后一个上市平台——江苏阳光。然而,江苏阳光这些年的经营压力也并不小。

Wind财务数据摘要显示,近十年来,江苏阳光营收在2011年达到高峰后即下降,年间略有起伏但未见明显增长,徘徊于20亿元至25亿元的区间;归母净利润则除2012年因投资设立的多晶硅公司破产清算并计提减值造成巨亏外,每年盈利为正,规模有起有落,基本均在1.5亿元以下,增长乏力。

图片来源:wind

江苏阳光2019年年报显示,上市公司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23.49亿元,同比下滑2.94%;归母净利润为7007.63万元,同比下滑48.47%。江苏阳光表示,归母净利润下降,主要原因是本期毛纺行业销售减少,形成的利润总额减少所致。

今年一季报则显示,江苏阳光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2.89亿元,同比下降29.53%;归母净利润为亏损3895.34万元,上年同期则为亏损1085.01万元。

业绩不佳的江苏阳光,仍在为背后的阳光集团提供融资支持。

江苏阳光4月28日公告显示,江苏阳光(包括下属子公司)将继续为阳光集团提供余额不超过5亿元人民币(含5亿元)的担保,期限为三年。

根据江苏阳光披露,截至2019年9月30日,阳光集团总资产224.07亿元,总负债101.21亿元,净资产100.62亿元。

江苏阳光一季报显示,阳光集团所持江苏阳光股份9.98%股份中,99.45%处于质押状态。(记者 朱玥怡 赵毅波)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